主页 > Z泰生活 >爱情的悬案,总如多重版本的平行时空 >

爱情的悬案,总如多重版本的平行时空

2020-07-23 463评论

爱情的悬案,总如多重版本的平行时空

母亲节读来最有感的,莫过于皇冠文化集团发行人平云先生为其母林婉珍女士所发行的《往事浮光》。沉默五十年后的首度发声,情感真挚,林婉珍文如其人地质朴自述个人生命的辗转流离,特别是情感历劫,情之归处不知向谁的天问,最扣人心弦。

因为认为「爱是付出,幸福是让所爱之人感觉幸福」,于是她孜孜矻矻、胼手胝足,度过战乱贫穷、织就丈夫出版梦与三个孩子的家园护守,可这样为爱付出、不顾一切的温柔,最终却成为人生命与爱的桎梏,层层套锁,无由逃脱。

虽说世间,情之一字,不仅仅是生死相许,也无关对错,但何故为爱倾尽所有,却反使己身飞蛾扑火,嚐尽辛酸落寞、一无所有?被偏爱的人有恃无恐,被忽略差别待遇的则不安惶恐。只见新人笑,不见旧人哭,难道爱的本质,某种程度上,不过是种轮班的替换,随时可被取代?

这让我想起坊间两性关係经营丛书有时那「勘破婚姻与爱」的提点话术,为解救女人无止尽的谦让、隐忍与委屈,总会不厌其烦的说明:这样的模式如何太过偏囿「责任的执行忘却伴侣所需」或说「女人自己宠坏老公」的责任归属。

生活的柴米油盐增佐浪漫确实可为感情加温,然而上述说法却忽略关係里因为直视现实环境压力,瞬即考量并应变的勇气与智慧,毕竟现实残酷,半点不由人,更别提这一付出,往往就是一辈子的青春。

遗憾的是,不爱了就是不爱了,何苦说出「谁软弱,谁坚强」来开脱藉口?端看《往事浮光》对比琼瑶女士《雪花飘落之前: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》内容,夫妻本是同林鸟的「同甘共苦」,甘与苦二者,却是两相对照不与共的平行宇宙,叫人忍不住肝肠寸断呜咽哭。

特别弔诡的是,这样错综複杂的爱恋三角,不管是谈论原配小三的合理正当,抑或是感情无关对错,关係转变或乃因阶段性需求的不同;根据「非典型心理日常」喜乐所撰〈难解的三角习题:当元配小三斗法时,男人去哪了?〉一文的析论,男人的角色在情感关係抉择上,明明举足轻重、佔有主控,何故世间的檯面战火,却总是关注正宫与后来居上者的烈火烧灼,而那具有「自由意志」的男人,却彷彿无足轻重的,不过是在二女间周旋,「被」霸佔抢夺而已?男人的心里又在想些什幺?

知名心理谘商师苏绚慧老师《完美情人不存在》曾探讨过「伴侣关係与自我内在缺乏」的关联脉络,以此来诠解,人其实无能从关係、特别是伴侣中,寻找己身的匮乏失落,因为成熟当非是用以补偿内心缺口或满足需求,而是相伴相知相惜的彼此认识与交流,过往有句成语「东食西宿」亦是源自这样的缘由,可惜,人们总无由抵挡内心的慾望与空。

如此,或许我们也可以说,关于爱情,一桩悬案各自表述观察的事件始末,往往不仅是个人立场的视角辩护或述说,还有诸多变因杂质掺杂其中──例如谣言、例如八卦与各式臆想的穿梭,使得「假的我眼睛业障重啊」的痛,几经辗转、口耳相传,织就多重版本的平行时空。

于是,人的话语如风,穿过雾,穿过云,层层繁琐,最终成为扑朔迷离,谁也解不开的雾里看花与朦胧,但《往事浮光》真实事件当事人版本的自我揭露,体现的非是过往口述与记忆不被相信,溯源重头,实乃是女人天真痴傻、受苦受伤与为爱成全的宽容,却连基本发声权都被剥夺的难过。

这个社会并不公平,不仅爱如此,婚姻亦是。

幸福究竟是难,还是不难?又有谁能真正给出答案?

纪昭君

台中人,成大中文所毕,美国圣地牙哥比较文学交换一年,台湾推理小说创作者与书评家,专栏作者之一。着有长篇推理《无脸之城》与写作教学书《小说之神就是你》,二书共同入围2016年诚品10月网路书店阅读职人大赏与年度最注目台湾在地创作者,全台演讲授课行脚无数。《小说之神2》-《假的我眼睛业障重啊-书评体的百万种测试与生命叩问》,荣获2017国艺会创作补助,2019年1月即将登场。



热门
推荐